新聞直播是什麼樣?就跟導彈發射現場差不多

在的網絡電視、電視盒、機上盒、機頂盒啊等都比較普及,想看個網絡電視直播很輕鬆,可以舒服地躺在沙發上,手邊放在零食,一會兒看下手機,一會兒瞟一眼螢幕,這是一個很放鬆的形態。但此時正在電視臺內播放的人呢?是個什麼狀態?也可以把磁帶塞進機器按下播放鍵就吃東西聊天麼?

 

我只能說,有這種想法就圖樣圖森破了。播電視和看電視,完全兩碼事,尤其是在錄製新聞直播的時候,那現場,就跟導彈發射差不多。

 

先看電視播控機房的樣子,有個感性認識 ↓↓↓

Image result for 電視播控機房

不妨看一看長篇小說《孤子》裡對電視直播現場的描述片段,感受一下真實的電視直播……

 

9月7日下午18:00,川東生活電視臺總播控機房,十幾個人擁擠在這間不算大的空間裡,凝神聚氣,除了導播、音訊、字幕、編播等工作人員此起彼伏的口令聲外,他們身後站著的領導們都如雕塑般固定地盯著眼前那整面牆壁上的三排電視螢幕。

 

每個小螢幕上都有畫面在播放,只有牆壁正中間那塊最大的主螢幕是今天矚目的焦點。這塊螢幕裡播放的,才是川東生活電視臺要播出的內容,其餘螢幕裡的信號,都是備用的。

 

此時,主螢幕裡是一名播音員正緊張地拿著手中的提示語念念有詞,身邊一個技術人員在幫他調試耳麥和主持臺上的話筒。

Image result for 新闻直播间

“一分鐘準備!”導播清晰地發出口令。

 

各崗位人員馬上正襟危坐,抬頭盯著螢幕牆。

 

“30秒。”

 

主持人開始坐正身體,眼睛直視前方。在他前面,是一台攝像機,鏡頭的上方有個巨大的遮光罩,而遮光罩裡面,是一台黑白螢幕的提示器。此時提示器螢幕上顯現的,是他即將要播出的文字內容。提示器的功能,就是能讓播音員以直視地目光讀詞,從電視螢幕上看,則似乎是播音員在神情自若的“背”文稿。

 

“10,9,8,7,6,5……”導播緊盯著螢幕開始倒計時,手指則放在面前的切換按鈕上,音訊師緩緩的把音量控制把手推到合適的位置,編輯人員則早已把要播出的磁帶放入播放機找到畫面最初的位置並打好點。

 

播控機房的氣氛更加凝重,陸雲軒坐在後面的檯子上和其他人一樣盯著眼前的螢幕。

 

“走!”隨著導播口令倒數到“1”時,最終的口令從導播口中爆發出來,播控機房內頓時響起了激昂的音樂聲,一條15秒的新聞片頭流暢而出。

 

就這麼簡單?就這麼簡單?就這麼簡單?重要的問題問三遍。小編只能說,呵呵,不信就再給你看一段《孤子》裡的描述。

 

新聞稿件已經播出了原編排的一半,一切都很順利,在導播、編播、字幕員、播音員、音訊師、攝像師等人的配合下,這個開場似乎會以完美的結局收官。陸雲軒的臉色也由凝重變得輕鬆,其他人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有人甚至在後面開始笑著竊竊低語。

 

然而就在此時,主螢幕的畫面突然出現了靜幀,正在播出的第7條稿件突然停止在第25秒的位置。

 

“放機有沒有問題?”導播大喊,迅速初步判斷問題可能出現的地方。

 

“卡住了。”負責播放稿件的編播人員低頭看了下放機,發現儀錶盤亮起了紅燈,儀錶盤上的數字定格在25秒21幀的位置不再動彈。她額頭的汗瞬間冒了出來,急忙按播放鍵,無效。

 

“播放下一條。切4號。播音員口播第8條。”導播急道,連發兩條指令,分別對應的是編播人員、他自己和主持人。同時手指按在4號播放鍵上。編播人員也馬上把手指按在了另一台機器的播放鍵上。

電視直播期間,一般都會同時準備兩台播放機,上一台播放時,第二台就做準備,輪換著播放。

 

鏡頭迅速切換到播音員身上,播音員已經根據指令調整狀態,再次直視前方的提示器,面帶微笑的念起了第8條稿件的導語。

 

此時,一直站在一旁的技術部人員已經自發來到了第一台播放機前開始檢查故障,編播人員緊盯著螢幕,手指放在第二台播放機上等候導播的指令,因為她知道,導語一般只有十秒左右,她不能再出錯。

 

播控機房裡輕鬆地氣氛瞬間消失無蹤,大家重回緊張的狀態,陸雲軒的臉色由晴轉陰,魏霽平更是直起了身子。但此時,這些領導們都不能動,更不能亂髮指令,因為直播期間需要工作人員高度集中注意力,外界的任何幹擾都只會讓事情的發展更糟糕。

Image result for 電視播控機房

 

所謂“乾著急”就是這種狀態。

 

不得不說,電視這個行當沒有捷徑可走,一幫新手直接就搞新聞直播,考驗的不僅僅是他們自己的能力,更是他們的配合度和心理素質。面對這次突然的故障,直播人員的心理開始出現了慌亂,尤其是知道所有領導都站在身後看著,他們心理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

 

接下來的播出開始淩亂,不是播放錯了畫面,就是上錯了字幕,或者該切到稿件的時候卻切到了播音員,然後播音員茫然的看著鏡頭,不知道該說什麼。

 

同時,事先製作好的新聞片裡也出現了黑場、夾幀、斷磁、聲畫不對位的各種小毛病。最讓人哭笑不得的是,有一條新聞片從5秒開始就全變成了原始素材。後來查明,是編輯不熟悉對編機,在最後貼畫面時錯按了綜合鍵,把編輯好的內容全部抹掉了。

 

播控機房的氛圍已經降到了冰點,除了工作人員在繼續磕磕絆絆的維持著播出外,再沒有一個人敢發聲。站在陸雲軒後面的中層幹部和骨幹們更是連大氣都不敢出。

 

這次的彩排,以慘敗結束。

 

如果這是正式播出,按廣播電視行業的專業標準,屬於重大播出事故。

 

在線看電視容易,做電視難,這話真不是玩笑……